• <menu id="4e6ce"><center id="4e6ce"></center></menu>
  •    
       
       
     
     
    [張秀榮] 17年精心照料被丟棄的病殘女童
     
    添加時間:$$ 時間$$ 身邊好人 閱讀:1193 來源:駐馬店文明網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 張秀榮: 17年精心照料被丟棄的病殘女童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張秀榮,女,66歲,河南省平輿縣郭樓鎮高平寺村退休教師。
    張秀榮于1998年3月的一個深夜在大門外的雪地里發現一個被丟棄的女童。張秀榮二話不說,趕緊抱她回家。經檢查這個孩子是個腦癱患兒。17年來,張秀榮為了小女孩治病,她和丈夫先后去鄭州、駐馬店、周口等地的多家治療腦癱患兒的醫院求治,花光了一個本來就不寬裕的家庭所有的積蓄。在張秀榮的積極治療和精心照料下,如今的小女孩已經能抓拿東西、能自己坐立、能簡單地說話交流了。
     
    雪夜里,門外響起忽高忽低的啼哭聲
     
    1998年3月3日那個大雪紛飛的夜晚,當時47歲的張秀榮一家人一起住在她的丈夫王祥經營的農機修配門市部里。門市部位于原郭樓鎮糧管所附近,緊挨駐(駐馬店)新(新蔡)公路。凌晨4點左右,睡意正濃的張秀榮隱隱約約地聽見外面有忽高忽低的啼哭聲。她睡意頓消,迅速穿衣下床,操起手電筒,打開房門,順著哭聲找尋。只見在離門市部不遠處的茫茫雪地里,孤零零地立著一個破舊的柳條筐,筐里墊了薄薄一層麥秸,一個大約一歲多、裹著一床被單的女童躺在里面,女童臉色烏紫,嗷嗷直哭,露出被單的衣服上已結冰。細心的張秀蓉還發現,女童的屁股上竟然還爛了一大塊肉。天性善良的張秀榮一下子怔住了!她頓時也明白了,自己眼前的這個女童,顯然是被狠心的父母丟棄的。“真是作孽呀!” 張秀榮沒有絲毫猶豫,從柳條筐里小心翼翼地抱起女童擁入懷中。她趕緊回到店里,一邊叫醒丈夫王祥去請醫生,一邊把女童放進被窩里暖起來,然后燒些鹽水為女童清洗爛肉……
    此后的十幾天里,為這個遭人遺棄的女童擦洗身體、清洗爛肉、拿藥打針,幾乎成了張秀榮生活的全部。當時還在村小學擔任代課老師的她,不得不向校方請了長假;蛟S連張秀榮自己當初也沒有想到,她和這個不幸女童形影不離的日子才算剛剛開始。
    在張秀榮連日精心呵護下,女童屁股上的爛肉全部愈合,臉蛋也日漸紅潤起來的時候,可就在這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:一天深夜,女童突然口吐白沫,渾身抽搐。張秀榮憑著自己掌握的一點醫學知識判斷,女童患有癲癇病,她情急之下,急掐女童的人中,片刻后女童終于平靜下來。
    17年,張秀榮不離不棄細心照顧腦癱女童
     
    張秀榮決定帶小女孩到大醫院好好檢查檢查,她帶著女童來到鄭州市管城醫院,經過醫生診斷,女童患有先天性腦癱。醫生明確告訴張秀蓉,孩子患上這種病,治療效果微乎其微!這可該咋辦?一向要強的張秀榮一下子沒有了主張——放棄治療吧,她一萬個不忍心,孩子沒爹沒媽已經夠可憐的了,既然自己已經把孩子從死神手中奪回來了,說啥也不能棄而不管;而如果堅持治療,效果如何暫且不說,要緊的是各項開銷也實非張秀蓉這樣的家庭可以承受。作為代課老師的張秀榮,月工資當時不足250元,丈夫開的門市部生意一直不太好做,又面臨著拆遷;兩個分別在高中、中專讀書的孩子正需要用錢,還有已近80歲的公婆需要照顧,全家還有10余畝責任田……周圍的鄉鄰勸張秀榮,女童又傻又殘的,又不是你親生的,再說你也一把年紀了,家庭負擔又重,哪里還拖累得起,就別恁“死心眼”,丟了這個 “累贅”算了?刹还艽蠡飪赫,張秀榮卻總是含淚搖頭說:“孩子再有毛病,也是一條命呀,我豁出去也得讓她活下來!”。
    她為女童起了個意味深長的名字:“王托”。 自從家中有了王托,張秀榮的日子變得異乎尋常的緊張、艱辛,充實而又漫長。每天上完課后,張秀榮便匆忙趕回家照顧王托。做好飯,張秀蓉總是先盛一碗喂王托吃第一口,王托吃完了,她才滿意地為自己盛上一碗;王托大小便失禁,張秀榮每天為王托換洗的衣服不下五、六件。到了夜晚,張秀榮批改完作業,就開始為王托按摩,直到腰酸腿疼得受不了為止;睡覺時,張秀榮堅持和王托睡在一起,以防意外。日子久了,王托養成了一個習慣,晚上睡覺時一旦看不到母親張秀榮的身影,原本安安靜靜的她就會嗷嗷叫著以示“抗議”。
    在為王托尋醫問藥的漫漫旅途上,張秀榮一聽說啥藥好使,不管多貴,她都買給王托吃;而為節省旅途費用,她常常睡在車站的候車室里,一張燒餅一根蔥便是她的一頓 “ 美食”。最讓她感到累的、苦的,還不是這些,而是每一次相同的殘酷結論:腦癱,難以治愈……滿懷欣喜而去,卻總是拖著沉重的步伐而回,成了張秀榮數年來為王托尋醫問藥路上不變的輪回。
    王托病情的日漸好轉和各方面的關切鼓勵讓張秀榮感到無限欣慰,更堅定了她為孩子求醫的信心和決心。只要聽說哪家醫院治療腦癱,不管路有多遠,張秀榮就利用農閑和假期帶著王托前去看病。幾年間,她先后十幾次奔走于北京、鄭州、開封、駐馬店、周口等地的醫院,花光了家中全部5萬多元的積蓄。丈夫王祥兼打零工,盡量多掙些錢用在王托身上;一雙兒女先后畢業在外打工,掙到錢后也紛紛寄回家,叮囑爸媽為可憐的妹妹治病。
    除了從醫院拿藥,張秀榮一有時間就收集、鉆研醫學書籍,漸漸掌握了許多藥理知識。她在床頭特意放著一個裝滿藥的紙盒,每種藥的藥性、用法、用量,她都一一牢牢記在心中。同時,通過日復一日的細心觀察,她還慢慢準確掌握了王托的一系列的肢體語言:躬腰,表明她肚子疼;如果頭往下低、眼皮往上撩,可能是感冒了;如果“哇哇”直叫,意味著又要抽風了…… 
     
    你是最棒的!女孩的每一點進步都讓張秀榮興奮不已
     
    在張秀榮堅持不懈的精心照料下,奇跡發生了。2000年春節剛過,一直只能躺在床上,四肢僵硬、身體瘦弱、常流口水、屢犯癲癇病的王托,口水不流了,癲癇病也只是偶爾發作一次,而且右手開始能夠揚起抓拿東西,還逐漸學會了自己坐立。這給張秀榮一家和周圍的人們帶來很大的驚喜。
    2001年早春,正在為王托穿衣的張秀榮突然聽到兩聲憨沌的聲音:“媽-媽-”、“爸-爸-”,分明是王托的聲音!張秀榮驚呆了!她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、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,直到確信無疑時,張秀榮已是喜得淚流滿面……
    如今,當年的“小托托”也已長成了大姑娘。“托托”除了依然不能站立外,已經能夠聽懂家人說話,并能叫“爸爸”、“媽媽”了。為照顧“托托”,她甚至連孫子都很少照顧,為此,媳婦、兒子起初意見很大,但后來漸漸理解了她,他們對母親的做法也十分感動。
    現在,已是花甲之年的張秀蓉雖說已退休了,生活的負擔相對輕了,用她的話說,可以專心照料王托了,可畢竟年齡也大了!由于常年把著王托大小便、抱著王托坐輪椅、為王托按摩,張秀榮患上了類風濕。每天背來抱去已經50多公斤體重的王托,對張秀榮來說也是一種考驗。而這位滿頭白發,慈祥而偉大的母親卻依然癡心不改:她相信王托的病一定能治好——在她的眼中,她此生再也放不下、離不開的小王托,是最棒的!
     




     
     
     

    从屋外吻到屋内,丰满高潮喜欢叫的少妇小说,暖暖 在线观看 免费 日本
  • <menu id="4e6ce"><center id="4e6ce"></center></menu>